一個學生在美國念完了學位後,找不到理想的工作,便先到一個社區大學去教統計。最近收到他的賀年卡,提及在美國上課的驚奇。他說班上居然有人不知道三分之一比四分之一大,也不知道要先乘除後加減。數學是科學之母,一個文明進步、科學先進的國家,怎麼可能有這種情形?可能的。我四十年前在加州大學做統計助教時,就碰過這種情形。不知為何,很多人很害怕數學,一碰到數字就東南西北不分。但是「量」是個天生的概念,連動物都有。在實驗上,六個月大的嬰兒就知道一加一等於二,若是一個娃娃加一個娃娃,出來是三個娃娃或仍然是一個時,他會很驚奇。

上生態課的學生都知道,兩個人進入帳篷觀察鳥,一定要有一個人出來後,鳥才會再回巢去孵蛋;猴子可以數到五(例如「朝三暮四」的成語典故)。但是很多精明的大人會敗在「分數」上面。
教過小學的老師都知道,分數最難教,因為它與我們的直覺抵觸,四比三大,但是顛倒後,三分之一比四分之一大。

八0年代,美國州際速食連鎖店A&W,推出三分之一磅的漢堡,想要和四分之一磅的麥當勞漢堡一較高下。試吃者一致認為A&W的漢堡大,口感又好,於是A&W便大打廣告,促銷新漢堡。但是最後產品失敗,原來很多民眾誤以為四分之一比三分之一大,就去買麥當勞的了。

我的孩子在美國念小學時,也是老師怎麼教分數,他們都不會,最後老師打電話叫披薩來,全班自己動手切,孩子立刻發現四分之一的披薩比三分之一的小,分母愈大愈吃虧,馬上就懂了。

現在我們在大腦看到,最佳的學習方式便是動手做,經驗促使神經連接,吃過虧的經驗會烙印在大腦中,所以用實際的經驗來消除分母所產生的錯覺最有效。

其實數學是跟日常生活最有關係的一個學科,賣豆腐的孩子對分數就很熟悉,賣菜的孩子對斤兩也很清楚,家裡開雜貨店的更是心算比老師還快。要讓孩子多接觸生活上的數學,他們才不會恐懼它,當孩子「教不會」時,不妨倒過來想一想,可能是你「不會教」。

 文:洪蘭